佛山樓市網 > 新聞詳情
小區“創熟”探索:物管撤場 10年無人管理的桂南小區如何蝶變
日期:2019/6/18 14:08:16    

桂城街道推進“熟人社區”創建,桂南小區作為“創熟”選點4年大變樣。

佛山南海桂城街道桂一社區桂南小區,4年前頻頻被居民吐槽。今年69歲的袁姨,退休十多年,她說,那時候小區的車停得亂,外面商鋪的車、桂城醫院病人看病的車,都來小區停,“走下樓,出入被擋,看到那些車都煩。小區哪里是住宅樓,簡直成停車場。”

2015年,桂城街道“創熟”小組到桂一社區,推進“熟人社區”創建。桂南小區是桂一社區15個居民小區之一,作為“創熟”的選點,小區推出樓長、選出自治小組,自主開展環境衛生、樓道亮燈、車位管理等改進,經過近4年居民自治的探索,實現從無人管理到有序自治。

(作為“創熟”的選點,桂南小區經過近4年居民自治的探索,實現從無人管理到有序自治。) 

(小區目前劃定70個停車位,包括50多個業主使用的車位,10余個臨時停車位,車位管理變得更規范。) 

物管撤場,小區10年無人管理

近年來,城市化進程在緊鄰廣州的桂城,發展迅猛。快速崛起的高樓商廈間,散落的老舊小區,成為城市治理的一大難題,桂南小區是其中之一。

這是一個典型的老舊小區,始建于1990年。與外面拔地而起的嶄新高樓相比,小區墻壁黑灰,樓棟為7層,居民209戶,約700人。2006年物業撤場后,桂南小區處于完全開放狀態。

談到物業撤場,桂一社區黨委委員阮明杰表示,居民認為物業公司沒做什么,物業公司因收不到物業費,運營困難撤走。桂南小區因此在長達10年的時間里,處于幾乎無人管理的狀態。

袁姨是小區的老居民,退休后基本呆在家中,“我都不愿意下樓”,回憶起小區當時凌亂的場景,她語氣激動,“桂南小區的前后門被拆掉,四邊敞開,收廢品的隨便進出,外面的車經常開到小區亂停,擋住居民進出。”她是黨員,在參加社區會議時,建議能否重新安裝門閘,請回保安。

桂南小區也試著成立業主委員會,選出管事的來,但來回磨合,還是沒選出來,“涉及到利益問題,因為小區業委會成員有補助,還要去備案。”

改變的契機源于2015年,桂城街道創建“熟人社區”課題組到桂南小區開展創熟工作。早在2011年8月,桂城街道針對個人原子化、社會碎片化導致的社區治理困境,在全國率先提出創建“熟人社區”,旨在在高樓中塑造街坊鄰里情,充分發動居民參與,搭建協商議事決事的平臺,提升居民的公共意識、契約意識和自治意識,探索“善治”之路。

那么,面對一個沒有居民自治組織、沒有物管的小區,創熟工作是如何展開,又是如何一步步實現小區的有序自治的?

夜晚8點的樓道會選出樓長

桂南小區共12棟樓18條樓梯。2015年11月,小區的夜晚熱鬧起來,晚上8點,橫幅在小區樓棟下的空地上拉起,擺上二三十張紅色塑料凳子,由熱心居民動員來的戶主,與社區干部坐下來,一起討論小區的發展問題。

社區干部問到對小區發展有什么意見時,有的居民會站出來,侃侃而談,社區干部發現,這是一位對小區事務較熱心的居民,遂將他納入樓長人選。這樣的樓道會,在桂南小區召開過多次,有時是一條樓梯,有時是兩條、三條樓梯的戶主一起開會,會議經常到晚上10點結束,社區因此從中選擇出熱心公共事務的樓長。

在桂南小區,會議通常在晚上舉行,白天居民大都外出務工,只有晚上才有時間。“一次樓道會通常有十幾二十幾位居民參加,人也不能太多,不然意見太多,難以把控。”社區干部表示。

通過小區活動和樓道會,桂南小區確定部分樓長。在此后的一次業主大會上,有90%的戶主參加,“車輛亂停,人不能通過,居民受這個苦惱太久,所以參會踴躍。”會議結束后,社區干部詢問誰熱心幫小區干活,報名樓長,熱心的居民報名、登記、填表。最終,桂南小區通過社區挖掘和居民自薦等,確定18位樓長。

隨后由居民選舉自治小組,作為決策層。袁姨記得在自治小組選舉前,她與其他幾人挨家挨戶上門征詢過居民意見。“主要問居民是否同意成立自治小組,請回小區保安,安裝門閘。”居民紛紛表示贊同,“那時候小區的汽車被偷過,電動車、單車被偷過,有的出去買個菜,家里就被偷了。”

征詢居民意見同樣在晚上進行,袁姨說,居民下午6點下班,她就在樓下等,見他們回來就攔住,問是否贊成。“腿都跑斷了,有時候到10點、11點。”

2016年9月,桂南小區通過居民投票,從18位樓長中選舉出9位自治小組成員,作為小區的決策層,投票率約73%。樓長、自治小組成員,組成桂南小區自治志愿服務隊,在民政局備案,作為社會組織對小區進行治理。

突破

1

實施“亮燈工程”:

為居民服務中樹立威信

“亮燈工程”是樓長贏得居民信任的第一次行動。桂一社區申請1萬多元的“創熟”經費,作為“亮燈工程”資金,具體操作則全部由樓長負責。

小區12棟樓,樓道未裝電燈,漆黑一片。晚上待居民回家,樓長打著手電筒,挨家挨戶上門征詢意見,同意就簽名。然而,有的居民不干,“我家門口裝了電燈,不需要。”樓長又做工作,說服居民拆掉自家的燈,然后統一裝電燈。一個多月以后,小區每條梯的每層樓道,全部亮起來,方便居民夜晚上下樓梯,也贏得他們信任。

在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小區,樓長和自治小組成員的行動,可以說居民“看在眼里”,那些用心服務社區的自治小組成員,居民也樂意投票選擇他們。

水哥是自治小組第一屆組長,任期2年。到2018年,他回鄉從事種植工作,不住小區。新當選的第二屆組長英姐表示,十分希望水哥能回到小區,帶領大家一起干。“小區的居民都認識他,個個希望他回來做,居民有個什么爭吵,他站在那里就能控制場面。”水哥住在桂南小區時,本身沒有工作,“2年里類似于小區物管,成天忙小區的事。”阮明杰說。

2018年,英姐被選為自治小組第二屆組長。到第二屆時,樓長人數從18人增加到19人,自治小組成員從9人降至7人,任期變成3年,為精簡人員結構。在居民投票選舉第二屆自治小組成員時,英姐和袁姨得票率最高。袁姨是自治小組第一屆副組長,對小區事務十分熟悉。不過最終,英姐當選組長,部分是出于年齡考慮,她今年56歲,比袁姨年紀小。袁姨仍擔任副組長。

英姐說,最忙的還是水哥那屆。但作為新一屆自治小組組長,英姐表示事情仍不少,比如有次晚上10點,保安告知她,門閘遙控無法操作,她不得不從7樓家里下來,到保安室進行處理。“以前小區老樹多,高的超過7樓,夏天樹上掉蟲子下來,居民意見不少。后市政過來處理,樓長、自治小組成員都幫忙搬運樹枝,我從頭做到尾,足足搬運了一個星期。”

英姐幾年前退休,后在超市找了份臨時工做,負責超市進菜的登記,早上工作3個小時。但現在沒空去做了,“小區的工作比較忙。”

自治小組的成員,有明確分工。英姐負責全面管理,其他成員有負責管車位、管水電、管綠化的等。對于小區公共資金,支出1000元以上,需7人一致同意;1000元以下支出,副組長和相關負責人可以決定。

桂南小區公共資金,全部來源于停車費。長達10年的亂停車問題,是小區自治志愿服務隊解決的最得民心的一件事,也破解了小區日常運行發展的資金難題。

2

破解“老大難”:

劃出70個車位,收費管理

2016年,在決定劃停車位之前,桂南小區召開了一次車主大會,提前進行通氣和商議停車費的收取。當時,小區有五六十臺車。

因關乎自身利益,車主到場齊整,現場討論比較激烈。經樓長討論后,會上擬定,每個車位每月收取180元。有的車主就質問,“之前一直沒有收費,現在為什么要收費?”有的問,“我家有2臺車,怎么分配車位?”還有的出租戶,不是小區業主,很關心自己能否租到車位。

不過對于收取停車費,車主大都表示同意,因為不必再每天爭搶車位,同時,小區的車位管理也將變得規范。英姐介紹,小區目前劃定70個停車位,其中50多個業主使用的車位,每個每月180元;10余個臨時停車位,小區出租戶車主可租用,每個每月240元。

走進桂南小區,在小區樓棟之間的空地上,可見用黃線劃出的停車位,停車位上標明著車位號,車輛停放有序。“這些都是自治小組成員自己劃的。”袁姨說,當時水哥帶領著小組成員里的男同胞,買油漆、刷子,輪流上陣,有的下班回來劃,將停車位劃定。

收取停車費后,小區因此有了公共資金,隨即裝門閘、請保安。敞開式的小區,終于“封閉”起來,隔絕外面形形色色的車輛入內亂停。

因小區人員的流動,有關車位的紛爭,此起彼伏。對于11座的一位業主,袁姨至今仍憤憤不平。這位業主搬去小區外的商品房居住,每天仍將車停在桂南小區。自治小組商議后,決定收回其車位。待這位車主再次繳納180元停車費時,袁姨拒絕了。車主也有些憤怒,“我人搬出去,但是房子沒搬,憑什么不讓租?”

袁姨解釋,有的業主排了三個月等車位,如果搬走還在小區占車位,那如何安排?但該車主不依不饒,最后袁姨通知社區,社區治安隊來小區進行協調處理,該車主才同意小區收回車位。

據桂南小區停車管理的規定,每臺車每個月至少要在小區停15天,才有資格租用車位。車位的安排處在變動之中,有的業主搬出去,需要收回;有的買入這里,需重新安排車位。這些都由自治小組進行安排和協調。

無論是停車管理、還是資金管理,桂南小區自治都形成規定。遇到一個問題,就商議一個解決辦法,形成規則。“大家都按照規則來就好做了,規定中有些不太合理的地方,會進行微小的修改,基本沒什么大變動。沒有制度的話,就沒辦法管理。”阮明杰談道。事實上,水哥不做組長后,因前期確立了制度規約,后續的接任者能繼續進行有效治理。

推廣

桂南經驗擴展富華街小區的樓長治理

在桂一社區,富華街小區是另一個自治的典型。不同于桂南小區由“創熟”小組推進,富華街小區治理項目,由關愛桂城出資購買社會服務推動。社工柯開雅表示,富華街小區的樓長治理,部分吸納了桂南小區的樓長治理經驗。

同社區其他小區一樣,富華街小區樓齡長,無物管,出租房多,治安、衛生和停車等問題突出。富華街小區與桂城醫院一街相隔,其他三面環繞西約村,屬開放小區。小區8棟居民住宅樓,約122戶居民,大多是三輩同住,社區群體均衡,經濟水平中下,沒有物管。此外,小區內缺乏居民活動場室,社區服務資源少,垃圾亂丟、衛生差,不僅小區內甚至小區外的車主也會前來停車,存在出現停車位緊張且亂停亂放的現象,小區無門禁,不少樓座都曾被小偷多次光顧,治安堪憂。

社工機構2017年進駐富華街小區,社工與居民關系的建立,借助活動開展等。柯開雅介紹,通過開展“花壇大變身”、“換門鎖行動”、“天臺大掃除”、“洗邋遢,迎新春”等活動,激發了小區活力,初步搭建起居民互動網絡,也激發部分居民的社區參與熱情。

在桂一社區,具有一定數量的健老、青中年力量,以及一定的文化社團力量,社工服務入駐后,著重挖掘社區有能力的居民,組建和培育樓長隊伍。小區樓長議事會是亮點之一,“通過例會制度、機動會議制度、社情民意收集制度、議事協商公開制度等,搭建小區自治的平臺與機構,完善與總結居民參與社區公共事務的運作模式。”據悉,在富華街小區,逐步形成“挖掘資源—動員資產—培育樓長—社區參與”的服務模式。

成立街坊會自治陣地進一步擴大

桂南小區自治,成為桂城街道“創建熟人社區,推動小區善治”示范點之一。因治理有效,2017年,桂南小區還被選為桂城街道美村美居項目,街道投入250多萬元,對小區的建筑外觀、電力管線、市政設施、公共設施和公共空間等升級改造,小區的硬件環境也靚起來。據悉,桂城街道2014年起啟動“美村美居計劃”,著力改善村居環境和品質。

在一定程度上,桂南小區樓長和自治小組,部分承擔了業委會和物管的職能。但自治小組并不能替代物管。袁姨說,因為小區老舊,有的頂樓污水管存在滲漏問題,這些處理復雜,即使收取物業費,也將是一筆不小的支出。“我們可能做不來。”類似情況的處理,通常是本棟樓的樓長,搜集這棟樓的居民意見,由該樓棟業主協商出資處理。而小區居民,并不愿意繳納物業費。

桂南小區黨建引領的自治陣地,在今年5月進一步壯大。5月成立的桂南小區街坊會,同樣由“創熟”課題推進,街坊會的成員,包括黨員、樓長、自治小組、熱心居民,代表的居民層面更多。街坊會的會長,由水哥擔任,英姐擔任副會長。“水哥一年中,1至9月在鄉下,10月份回桂南小區。有什么問題,我們會打電話與他商量,去鄉下期間,主要由我們來解決。”英姐說。

采寫/攝影:南都記者 劉軍艷 統籌:南都記者 楊存海

(本文來源:南方都市報)

0βͼ.jpg


*聲明:本文轉載自其他媒體,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佛山樓市網無關,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無意中侵犯了第三方知識產權或其他權利,由原作者承擔相應法律責任,佛山樓市網不承擔任何責任。
【延伸閱讀】

樓市網咨詢熱線

0757-22628606

最新資訊

優惠價格

獲取內部資料

佛山樓市網微信客服

山西11选5开奖走势图